能改变IP协议的,可能是异构网络新世界

IP协议只是个容器

自古以来,TCP/IP废立之争的焦点是IP协议。

以其他协议颠覆IP协议一直是这一领域的创新者们孜孜以求的目标,而更多的人则担心废除IP协议不符合开放系统互联的基本原则。

简单评价孰是孰非并不会令问题更为清晰。

IP协议只是一个消息容器,可以装这个,也可以装那个,当然这个那个也可以用别的容器来装。IP协议被诟病的服务质量问题、安全问题等等问题,几乎都是容器中承载的这个和那个自身的问题,和容器关系不大。

因为喝到假酒就迁怒于酒瓶缺乏防伪功能,是不太明智的。

容器并非不可改变

世上本来没有容器,需要装的东西多了,需要运输的距离远了,才有了容器。世界各地的远古文明,尽管千差万别,但出土容器的形制却出奇地一致。都是以圆形为主,以方便持握为主,以便于稳定放置为主,和今天的小朋友即兴用泥巴捏出来的容器异曲同工。只是到了金属冶炼技术出现之后,容器才开始演化出各种复杂的形制。

但到了现代,集装箱又掀起了一场波及全球的容器革命。

说集装箱是现代运输业的IP协议毫不为过,甚至可以认为集装箱也反向塑造了现代运输业。

没有人会认为把集装箱改成别的形状就能解决交通运输业的各种问题,很多人寄希望于自动驾驶技术。

但是只有中国人民清楚,要想富,先修路,路好了,傻子也能飚高速。

集装箱既然这么好,为什么大航海时代没有出现集装箱,非要等到二战之后?

这可能是因为新物种的涌现必须依赖最够庞大的规模效应。

虽然日不落帝国横行无忌的时代全球贸易已经能够带来前所未有的商品流动,但只有在贸易的规模达到某种程度之后,容器标准化的好处才能大到令所有人心悦诚服。

这种社会现象被称为共识机制,这不是个技术问题。

同质化网络长不出IP协议

在IP协议出现之前,全球电话网络的规模已经极为庞大,但这是一个高度同质化的网络,也没有和其他网络交换信息的需求,因而也就不需要一个多此一举的网络层。

除了电话网络,还有很多其他类型的网络散落在世界各地,每一种网络的技术体制与其生长的环境已经高度匹配耦合,也没有任何必要去增加一个网络层。

如无必要,勿增实体。

据史书记载,这些网络被称为异构网络。

但是当异构网络之间需要交换数据和信息,便不得不通过构造一个统一的网络层来解决技术体制之间的物种隔离问题。

要想富,先修路。

电信网络的独立王国即使在被互联网超越之后仍然坚守电信技术体制多年,全靠自身体量足够庞大,规模效应的红利比其他网络更加持久。但相对于互联网来说,电信网络的规模以及规模增速都在急剧萎缩。而网络资源以及应用层管控网络资源能力的共同增长,使得电信网络技术体制与电信网络之间紧耦合所带来的收益急剧递减,电信网络IP化和互联网化就成了必然的趋势。

生于异构 趋于同构 止于耦合

IP协议生于异构网络开放系统互联的需求,但IP技术扩张和渗透的历史同时也是异构网络逐渐被同化的历史。

现在的小朋友们已经无法理解Windows网络配置中那些闻所未闻的老古董是些什么东西,只有上了岁数的老网工还依稀记得,当年学计算机网络的时候,老师轻飘飘说过一句,在美国还存在着大量的异构网络,并不是所有的局域网都叫以太。

但是现在,802.11协议族就是局域网的代名词,对于大众而言,Wifi就是互联网。

异构网络互联互通已经不是互联网当前的首要历史使命,提高同构网络之间的连接效率和连接规模才是现代互联网最关心的问题。

在一个高度同构化的网络中,为了连接异构网络而生的IP协议自然会被质疑存在的合理性。如果只是为了提高互联互通的效率,至少从理论上来说,IP协议并不是效率最高的选项。

IP协议之所以牢不可破,是因为IP协议在充当容器的同时,也深刻地影响乃至塑造了整个互联网的技术体系。

技术和环境深度耦合是提高效率的必由之路,追求效率是同质化网络的必然追求。

当异构网络互联互通问题不再是互联网面临的主要矛盾,最大限度提升连接效率和规模、最大限度降低连接成本和门槛就成了当务之急。对于整个互联网行业而言,成本最低、阻力最小的救赎之道,就是继续保持和强化IP协议。在目前这个历史阶段,任何对IP协议的改动,都可能牵一发而动全身,收益极小而危害极大。

当我们讨论IP协议能否被修改或替换的时候,不能忽视IP协议和整个互联网技术体系业已建立起来的丰富连接。

连接产生价值,技术生态系统亦是如此。

几乎所有替代IP协议的方案,实质上都是以最大限度优化高度同质化网络的连接效率为目标。但是非常不幸,在现有历史条件下,IP协议是达成这一目标的最佳选择,没有之一。

这是个关系问题,和技术本身无关。任何问题都不能脱离于当时的历史条件,IP协议是否会被替代或颠覆,在当前的互联网发展阶段,可能并没有我们想象得那么具备讨论价值。

以子之矛陷子之盾,何如?

其人弗能应也。

拥抱异构 方得始终

但是,如果放宽历史的视野,未来会不会出现新的异构网络?

自然演化的规律就是不断以异构性颠覆同质化,哪怕基因突变以癌变的形态出现也在所不惜。

梦想总是要有的,万一星际通信网络、工业互联网络、脑机通信网络真的实现了呢?

如果这些异构网络的规模和价值大到了不可忽视的地步,甚至超越现有的狭义互联网,互联网的核心矛盾会不会从追求同质化网络连接效率重新回归到异构网络开放系统互联?

在一个新生异构网络云集的世界中,才轮得到讨论,IP协议还是最佳的选择吗?

当然,真到了那个时候,可能也就没有人讨论了。

异构乃开放之母,拥抱新的异构新世界,方得始终。

原文出处:SDNLAB

原文链接:https://www.sdnlab.com/25936.html

---------------------------------------------------------------------

本站原创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运维社区立场。所有原创内容版权均属运维社区,欢迎大家转发分享。但未经授权,严禁任何媒体(平面媒体、网络媒体、自媒体等)以及微信公众号复制、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进行使用,转载须注明来自运维社区并附上本文链接。 本站中所有编译类文章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编译工作遵照 CC 协议,如果有侵犯到您权益的地方,请及时联系我们。

(0)
上一篇 2022年8月31日 下午3:39
下一篇 2022年9月8日 下午2:14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